国产精品原创巨作AV,娇妻被黑人大杂交,国产亚洲欧美另类一区二区三区,边做边对白在线播放边做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、欧美、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,以及高清美眉图片、激情小说。欢迎收藏



    点击进入==== 极品小萝莉清新校园女神粉嫩小穴≥↘11.14--1

    点击进入==== 女仆装舔吸鸡巴给力抱住猛插操穴≥↘11.14--2




    我是林慧娟,朋友都叫我娟娟,半年多前曾顺着老公去做过一次按摩,就是那种带有色情的按摩
      我们结婚要快廿年了,性生活算是美满……所谓美满是很难定义的,总之就是我喜欢跟他做爱,没有那些专家们说的退烧、厌倦或是什么的。尤其是进入四十如虎的年纪,除生理期外,每天不来它一次,似乎少做了什么事似地。
      而之所以会去按摩,全都是因为老公爱逛色情网站,看到一些换妻故事后就跟我在床上逗来逗去。反正就是好玩,做爱时加点幻想没什么不好的,也就是假装老公不是我老公这样。
      我们是对很普通的夫妻,老公是个货车司机,而我则是为了家计在工厂上班的小职员。说到性,我们大概也跟天下所有夫妻一样,彼此之间没什么忌讳;也就是看看A片,做爱时来点花招——性幻想或是小道具之类的,偶尔也会上网看看色情小说……老实说,我总感觉那些小说是写给男人看的,或是男人假装成女人写的,都是些在真实生活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老公看得很兴奋,但是那些故事是真是假,身为女人的我可是清楚得很。
      反正就是闹着闹着,后来老公真的申请了个网路交友帐号,背着我在网络上登起征求换妻的帖子。被知道后我生了好一阵闷气,感觉像是被侮辱一样,这辈子我就只他一个男人,都已四十岁了还搞这种乱七八糟的花样?老公说也就是好玩嘛!谁说一定要答应别人等等。没料到响应者还真的一堆,只是没真正夫妻就是,多半是一些单身的想要沾点便宜。
      看了那许他们的聊天记录说不心痒是骗人的,那段时间老公几乎是天天要,我也感觉到特别容易兴奋。只是说真的来上一段,就连老公也承认不可能如色情小说里说的那样简单……婚外情我还相信一些,但是随随便便就来段夫妻交换,就弄些3P群交的,有那样容易?光凭网路交友里的几句话就选定个不认识的陌生人,谁有这胆子,美丑胖瘦等等不说,万一对方事后勒索你该怎么办?跟朋友,拜托,以后不要做人了么?
      有天在床上老公神秘兮兮的说,我们去花钱按摩怎样?这是他从聊天好友那听来的,几个臭男人聊天时乱扯都说是从别人那听来的,谁知道真确不真确。当时我也没理会他,老公这人说风就是雨,过了兴头很快就都忘了……只是这此老公就没断过这话题,说就是按摩按摩,又不是一定会做些什么。
      我想也是因为安全,安全永远是女人第一考虑的。有老公在身边,按摩师又是花钱请的,宾馆休息也登个记也很方便……最重要的是,我无法让自己跟别的男人真的做爱,幻想可以,偶起念头可以,但在真实生活里这根本就是自杀。既然老公缠着想要,嚐鲜的心我也有的。
      其实,每个女人都有这种想跟别的男人来上一段的念头,不是因为不爱老公或性不满足,就只是纯粹的想要冒险一下。我想老公也是这样想的,冒险是一回事,但要冒险必须在可控製的范围内,有谁笨蛋到不带降落伞跳下飞机?
      那次我们按摩后,有半年确实让我们的性生活达到前所未有的热烈,但那只是个插曲,就像是你不能把A片里的主角给捞出来一样……上次的按摩我记忆犹深,虽然是难以接受但事实上是很刺激的。起初是有罪恶感,想想一个陌生男人在你老公面前……那种事后的感觉。不过因为老公一点都不在意,反而之后每次做爱都假装成那个按摩师,那种刺激更甚于被按摩时的感觉。所以,如果你老公够开放的话,我劝你们可以嚐试一下,半套就好,凡事是不可以勉强的。
      我没拒绝,然后老公跑到客厅拿来报纸,这该死的家伙竟然早已在上头画了一堆红色圈圈。老公的意思是,听说某些按摩师是男人女人都来的,所以希望能挑一下。我一点都不想参与意见,光想到要找人按摩都已经紧张到半死了还有力气管他的游戏?最后老公选了个「正宗消除疲劳油压男师」……我同意了,看起来挺正经的,起码对他的印象是比较正经。
      电话里我听到老公在问下午可以吗?然后问到每节的时间、价钱、是否也帮男人按摩等等,到最后,老公竟然还问那人有做全套吗?我在一旁急着想阻止老公的胡说八道,但是又不好出声……感觉上对方似乎是犹豫了一下,也不知道跟老公说了些什么。
      挂了电话后我生气了。老公好声的解释说,他只是想确定这按摩师是否有做半套,因为那广告实在是太正经了……既然我好不容易答应,他可不想遇到个真正的「正宗消除疲劳油压」男师。好吧!虽然说感觉丢脸,但反正老公喜欢,而且——老实说我有种想试试其它男人带来的快感。
      老公说这人价钱颇高,高到让人会心痛,然后他暧昧的笑着说,要价这样高搞不好还真有什么本事呢!这按摩师是不算节数的,就是做到你认为够了为止,在电话里还一直强调着他真的是从日本学成回来的,按摩技术一流。当老公问他是否做全套时,这人沉吟了老一会,然后说这种事情要看感觉吧!要是太太到时感觉来了……我再次警告老公,只有这样了,别多想其它花招。
      那天我还特地穿了性感透明的内衣,到了宾馆,老公再次的拨电话给那人,那人也回了通电话到宾馆房间确认。我先是坐在床上,但想想说把床弄乱了不好,又坐到椅上,总之心理乱得是什么也无法思考,一动也不敢动。老公自己也是一样,一根烟接一根烟的,弄得满房间乌烟瘴气,我知道他也在紧张。
      门铃响时我几乎是蹦了起来,我慌乱的问老公我该站在哪儿?我知道这问题很蠢,但是我真不知道该站在哪里最适合。老公耸了下肩亲我一下,低低的说了声:「我爱你」,这句话让我心头的紧张去了一半,但剩下的一半依旧是让我感觉要心髒病发了。
      按摩师是个非常壮硕的人,甚至有些胖,少说有一米八吧!因为害羞低着头,所以所以没敢看清楚他的长相,但感觉上还好。你知道,我们女人是靠感觉看男人的,最重要的是感觉,要是感觉对了就对了。我站在离门最远处的床角,想办法让自己站得自然些,努力挤出个微笑……按摩师的声音很柔,他轻轻的问我怎样称呼?老公帮我回答说,就叫她娟娟吧!
      他提着一个像是公文包的包包,然后从里面掏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,接着问说:「要不要先洗个澡?」我是洗过澡出门的,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,又感觉应该要洗个澡……现在要我面对一个男人……万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?想到这我突然感到全身发热,几乎是连站都站不住了。我忙着说我洗过了,刚洗的。
      接着他对我做了个脱衣服的手势,我就红着脸先脱掉外衣裤,露出了透明内衣,我发现他和老公都不约而同地盯着我的身体看,刚刚还感觉房间里的冷气好冷,这时倒希望老公能帮我调强一点。我鑽进了被单里,两只眼睛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到哪好,耳边只听到老公用着不同于平时的干涩声音说:「我太太很怕痒,所以……」按摩师先表示了一下遗憾,然后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术如何如何。总之我全没听进去,这时我只想我该往哪看才不会失礼,或许我该闭上眼睛?不过这按摩师很有礼貌…嗯!如果你也想找个按摩师轻鬆一下的话,我建议你先在电话里感觉一下他的态度。
      「娟娟…嗯!介不介意衣服?」按摩师用着轻柔的声调暗示着我说,「油压会弄髒哦!」我躲在被单里开始脱掉胸罩,在脱内裤时我迟疑了一下……倒不是迟疑该不该脱,既然到了这人家也来了,没道理不脱的。我想的是,在薄薄的被单外应该可清楚看到我的动作,要怎样脱才能优雅呢?老实说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脱得是否优雅。
      虽然是盖着被单,但我已全裸,那种感觉——怕、紧张、兴奋都有。但是这被单,只需要轻轻一掀就……老公过来接过我的内衣,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又开始抽烟。  这时按摩师也开始脱衣服了,他解释说是油压,所以他也要脱。让我放心的是,他没脱光,还留下了一条小小的内裤。我并没克意的去注意,但还是瞄到一眼,他的屁股很小,跟身材搭配起来感觉很有力量。至于那地方……感觉鼓鼓的,和老公的没有什么两样。
      然后他要我翻过身子。我翻过身子趴着脸压在枕头上,不用望着他让我感觉到好过了些。然后我心想,这个死老公现在在干嘛,看着自己老婆被别人随便摸吗?到底这是我在享受,还是他在享受?按摩师慢慢的掀掉了被单,随着被单的移去,皮肤接触到了屋里的冷空气,这提醒了我,我的躯体已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眼里……我猜这不是真的油压按摩,只是乳液而已,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凉。「你的身材真好,皮肤这样白,你老公好有福气!」按摩师的声音很轻,他低声说话让我感觉自己正背着老公做着什么不得了的大事,但其实房间很小,我知道老公是一定听得到的。他的讚美虽然可能只是一种职业习惯,但听到耳朵里就是舒服,羞涩感开始消失。我说过,女人是靠感觉活着的。
      他先是按摩着我的肩膀,非常温柔,边按摩还边在我耳边问这样会痛吗?会不会太用力?刚刚的紧张已经开始消除……真的很舒服,舒服到我忘了自己身边有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,舒服到忘了自己身无寸缕,舒服到快要想睡了…就在我精神放鬆之时,按摩师的手开始下移,移到我的背。按摩我肩膀时还好,但往下我就开始痒了……我真的是个很怕痒的人,每次我要是生气或是闹情绪时,老公就会用嗬痒这招来对付我。老实说,我还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痒的。
      虽然痒,但又不好意思说出,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。我想我身体扭了一下,这人也是老道,那么轻微的动作都让他给发现了。他低声问我:「会痒?」我轻轻的「嗯!」了一声。他的声音真的很温柔,而且心又细,原本的羞涩感几乎没了,剩下的只有信任,就像是我对老公的信任一样。当然,一大部分也是因为我是趴着的,似乎只要能把脸藏着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。
      他的手继续一边按着一边慢慢往下移,到腰部时我「嗤!」的一声笑出来了,在听到我的笑声后他也笑了,于是整个房里的紧张全都消失了。这是种很特殊的体验,当你暴露了自己的缺点而发现对方并不在意你的缺点时,两人的关係会立刻拉得很近。于是我告诉他我怕痒,腰尤其不能碰……跟他说话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,就像是我告诉我的美容师我希望吹怎样的发型一样。这种轻鬆只维持了一秒,因为他的手离开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时。
      他并没心急的想做些什么,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,然后开始搓揉着。有几次我感觉他就要碰到我的阴部了,是那么的接近,但像是不小心满怀着抱歉一样,立即又离开了。我知道他终究会摸到那儿的,但还是感觉会怕,有些事情是你永远也无法成为习惯的。